4

Kampung Boy等您来! 11日至15日不见不散!

韩江中学第11届美术与设计科展“Kampung Boy”即将于6月11日(星期六)至15日(星期三),上午9时至下午5时,在韩中体育馆以实体的方式呈现学生们的作品。在展出前,就让部分学生分享创作心得吧!
想象画
林欣愉:用画感染观众,阻止战争。
林欣愉同学表示这次想象画的主题是未来世界,而她的作品呈现的是未来世界的战乱、污染,人类已经无法生存。作品中央画的巨大飞船是未来人类居住的地方,他们想要逃离地球到别的星球去展开新的生活。飞船周围都发生着爆炸、战乱等现象。作品下方是军事基地,为了显出飞船的巨大,她把军事基地画得很小。
林同学坦言,作品没有画出太多细节,而是更专注于如何把战争的气氛完美地展现出来。作品都是用色块一笔一笔画出来的,以带出战乱的气氛。 在颜色的搭配上,由于画面多是爆炸,所以用了很多红色、橙色和黄色,而飞船本身则用了较暗的颜色,与红色成对比。画的背景是漫天的烟雾、火光四射,采用了灰色和红色色系。飞船上画了很多小格子,林同学说道每一个小格子是一间房子。飞船周围也画上了导弹、显示器、火箭、飞射器等等。
她说,完成这个作品用时超过了两个月。然而,在作画过程中难免会遇到一些困难,由于没有体会过战争,没办法代入情绪,所以利用一些与战乱相关歌曲的方式把情绪投入进去,而成果与预期的差不多。在画完此作品时,老师觉得其氛围不足够,建议加一些光点使作品看起来更加生动。
林欣愉同学的灵感来源是当时别的国家正发生着战乱,所以创作此画想让人们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人类都是同一物种,不应该互相残杀,不需要多加不必要的战争。自己平时擅长画清新类、颜色较亮、活泼的画,这是第一次画这种混乱的画。转换风格不只是为了突破自己,也要让这个作品氛围和气场将她对战争的想法表达出来。
服装设计
柯芊妤:突破自我,挖掘自己。
主席柯芊妤坦言,服装设计的作品是通过电子绘图上进行设计再讲其设计打印在布料上,整个过程从画到打印再制成服装都是同学们亲力亲为的。灵感来自日常生活中聊天很常使用的表情包,设计过程中更是添加了稀奇古怪的表情包。
她想从独一无二的表情包设计中带出,不需要把自己局限于一个固定的模式,反而应该要多探索并挖掘自己的可能,不被束缚。她在服装上运用了小钻石来点缀,由于这些都是自己一颗一颗粘上去的,因此过程中需要较长的时间来完成,同时为了不让点缀掩盖本身布料的光彩,在点缀方面也要恰到好处。这次的服装设计总体偏向实用性,但是同时又要顾虑到艺术性,所以在构思方面有挑战性。
此外,柯同学之所以会选用蓝色和黄色作为布料的底色是因为想带出和谐的感觉,对应创作想带出突破自我的想法,往往会让人感觉这种违背很不和谐,但她觉得这种跳脱也可以很和谐。
人物canvas
陈泽轩:对生活保持热情。
陈泽轩的作品是《翅膀》,由于现代社会的高速运转,许多人像一个机器生存着,似乎只剩下一个没有灵魂的躯体,因此画中人物是未来人物,拥有很大的翅膀。但人和机器人最大的差别本就是人拥有人性,感情。我们在为生活奔波的同时也要对生活抱有热忱。
陈同学把较大的canvas作为头部,身体则是使用较小的canvas。在马尼拉卡画上人物的各个零件,并使用丙烯颜料上色。为了让人物没有冰冷机器人的感觉,他使用了一些较热情奔放的颜色,让整个作品看起来富有生气。做好各个零件后,在翅膀喷上漆,用绳子与头部绑起来。他表示,创作过程最困难的地方在于颜色的搭配,即要有未来的感觉,但不能有机器人冰冷的感觉,于是上网寻找合适的色调。
风筝
怡婉妮:传承峇峇娘惹文化。
《Oriental Lily》是怡婉妮为作品起的名字。受到来自土生华人峇峇娘惹花瓶的启发,她对其美丽的色彩和细致的花朵所着迷,便开始了创作之旅。与众不同的是,在其他同学都使用普通的风筝的同时,她用的是月亮风筝(Wau),在制作过程中添加了花朵和蕾丝的元素,因为蕾丝展现峇峇娘惹的另一面,也就是卡巴雅(Baju Kebaya),一种以刺绣和蕾丝作为装饰的女性衣裳,来体现了女性柔美的体态。
怡婉妮同学更是运用了日常用品作为点缀,譬如从桌布裁剪下来的蕾丝、衣服上的珠子、年花及金银彩条。然而,制作风筝的时候由于需要使用大量的胶水,而胶水的气味很强,过程中难免会被气味所影响,导致无法集中完成,因此创作时需要开窗口让气味散开。虽然如此,仅仅使用了三天便完成了作品。
怡婉妮想要带出的是文化的传承,马来西亚这个多元种族的国家,有华人、马来人及印度人的文化,峇峇娘惹也是不应该被忽略的。在美术这方面,她最擅长的是细化,遇到灵感缺失时,她也会通过Pinterest寻找灵感。
林芊铱:寓意着白头偕老的孔雀。
风筝是本届美术展最特别的作品之一。林芊铱同学的作品取名为《吉祥的它》,这是因为孔雀对人们来说是一个吉祥物,在孔雀开屏时能绽放出满屏的精彩,这代表着满满的幸福,给人们带来白头偕老的意思。在主题“Kampung Boy”的原著漫画故事里,孔雀是 Kampung Boy养的其中一只宠物。孔雀代表着女性的美、热爱自由、聪明、开心等等,因此决定在风筝上画上孔雀。
她指出,在孔雀周围都画上了白色的花是因为白色的花代表着纯洁的爱。选用紫色为风筝背景的颜色是因为紫色看了舒服且恰好搭配孔雀本身的颜色。在美术展当天也会展览出一只很大只的孔雀。这是第一次在风筝上作画,她所遇到的困难是由于风筝材质不能吸水,所以需要使用丙烯颜料来作画,而丙烯颜料使得画上细节的过程变得困难。
木屐
郭睿瑾:中国与本土文化相结合。
为配合Kampung Boy主题,此次美术展不仅包含了素描等,其中更有木屐。郭睿瑾同学所设计的木屐名为《粉黛朱颜佳人来》。
来自中国的郭同学表示,这部作品的灵感是源自于仕女图,并且融合了中国以及本地文化。《粉黛朱颜佳人来》描绘了中国古代女性的服饰,展现了女性的自信与魅力。在作品两侧的鱼鳞纹象征着强大的生命力。在彩绘时因木板表面粗糙,她只能以毛笔代替画笔在木板上彩绘。不仅如此,这个作品的背景是有规律排列的。因此需要花更多时间来确保那些图形是一致的。
她透露,这个作品对意义重大,因为这是她三年以来最用心耗时的作品。希望这届美术展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以及美好的回忆。
庄善云:添加细节创造美感。
受到奥地利知名象征主义画家古斯塔夫·克里姆特(Gustav Klimt)作品《Water Serpents》的启发,庄善云同学便决定把自己的作品作为灵感来源创作《Serene Waters》。作品描绘了轻松的短暂遐想,让人感觉漂浮在不需要有任何顾虑的梦幻般的空间中,代表了优雅和生活的宁静。背景采用了丙烯流体颜料,将颜料倾斜以创造自然波浪,由于制作过程都是一次性且无法控制的,任何疏忽都会影响作品的整体效果,因此需要具备勇敢去发挥的勇气,最终结果也是如她所愿的。
同时,在配色方面,她采用了较为鲜艳的颜色来进行对比,比如红色和绿色、黑色和白色等,带出视觉的冲击。细节也是从木屐写的侧面运用了宝石来装饰,鞋子上的细小装饰也是为了增加层次感所设计的。尽可能多添加细节才能创造作品的美感。庄同学坦言,加入商美班让她有机会可以探索自己的创意,并以多种方式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同时让她更好地了解自己擅长的艺术风格。
竹篮子
沈俊翎:初次画篮子的经验。
一想到乡村,想必都会联想到竹篮子。篮子作为本届毕业美术展独特的作品之一,让艺术不再限制于只能在纸上作画。为了让整幅作品更加贴近毕业展的主题,沈俊翎同学便用篮子结合了乡村和家禽,并选择鸭子作为设计篮子的主要元素。这个作品主要表达的就是两只鸭子在池塘里嬉戏的场景,这是他第一次在篮子上作画,表面比纸张更滑,在篮子上画错时是要用水擦掉,因为表面凹凸不平,所以画鸭子的身形时有些走样,幸好老师给予关于鸭子身形的建议,让他加以改正。他在篮子上作画与纸上有一定的区别。
他表示,加入商美班是出于对美术的热爱以及天赋,也感谢父母的坚持与支持,他才有今天的成绩。
水墨画
黎家轩,黄奕恺,余修哲,沈俊翎:学习之路也要有停泊。
水墨画是中国画的一种,他们应用运笔、水和墨的融合做出这个作品。黎家轩,黄奕恺,余修哲和沈俊翎的作品——《竹林鹤息图》,描绘一对鹤由于长途飞行累了就在竹林中休息。画中山水及鹤代表着自由与主题Kampung Boy差不多,寓意着自由和轻松。
这份作品的灵感来自于明代画家边景昭的《竹鹤图》。他们指出在作品的梅、兰、竹、菊四君子之一的竹代表青春永驻和顽强的生命。那对鹤则寓意着在他们学习的路上、三年的高中生涯中学习了很多东西,学了很久,但是偶尔也需要休息。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才会更有动力继续拼搏。
黎家轩,黄奕恺,余修哲和沈俊翎坦言,原本题目是鱼和虾,而从鱼和虾这个题目中寻找资料时,看到了很多有关鹤的中国画,因此有了想画鹤的想法。之后与老师商量后,才决定了整幅画的构图和场景,不过也在画中保留了鱼的元素。
在颜色的搭配上,作品整体偏淡,有着冷静、轻松和休息的感觉。他们表示一开始在画鹤的时候,鹤的形体比例不是很协调,构图也并不是很完美,之后老师提出意见,指导笔法,才有现在这幅完成品。在作此画时有点压力,因为害怕作品展现不出含义、鹤的形体比例、场景的环境等等。由于这是他们第一次组队完成一幅作品,所以他们选择了最有默契的伙伴一起合作。每个人都依据自己的长处来负责各自的部分,有的负责构图、有的负责画竹、有的则负责点缀整幅画的细节擅长等等。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